巴西

想去玩嗎?
出自鳳凰百科
跳轉到: 導覽, 搜尋

巴西聯邦共和國(República Federativa do Brasil)位於南美洲大陸東北方,約占南美大陸總面積的二分之一。面積是南美最大、世界第五大國。南美大陸中、除智利和厄瓜多爾外,與其它國家都有接壤,毗鄰大西洋。

最早受葡萄牙統治

巴西聯邦共和國(Federatvie Republiu of Brazil),是拉丁美洲西班牙語系國家中,唯一操葡萄牙語的國家。歐洲人入侵之前,巴西的原始居民是印第安人,散居於海岸地方或內陸森林區,過著部落社會的生活。

歐洲人到達巴西後,西班牙與葡萄牙兩國於一四九四年締結條約,決定兩國新發現地的界限,確認南美東側為葡萄牙領地。自公元十五到十六世紀,大批葡萄牙航海探險家曾展開一連串的海上探險旅行。一四九八年,葡萄牙的航海家就曾航行經過這個地方的海域;一五○○年四月二十二日,葡萄牙海軍大將貝德羅‧阿維斯‧卡布拉爾(Pedro Awarez Cabral),率領由十三艘武裝船隻所組成的艦隊,遠征巴西,他們自葡萄牙首都里斯本出發,原本預定繞道南非好望角,經過了一年半後,才抵達巴西的東岸;但是並沒有作久留,僅在巴西海岸豎起葡萄牙的國旗,由卡布拉爾宣布對巴西東岸的占有。當卡布拉爾第二次抵達印度時,因風向改變而偏離航線,尋找哥倫布於八年前所發現的那塊新大陸。最初,卡布拉爾以為他所發現的是一座海島,所以將它取名真十字架島(Vera Cruz),以後發覺實際上是塊大陸的東岸,就易名為聖十字架(Santa Cruz),至於最後演變到採用巴西這個名稱,是因為在卡布拉爾離開的時候,曾經帶回一種可以制成紅色染料豆科植物的巴西蘇木(Pau brasil brazilwood),它在當時的歐洲被視為非常貴重的染料,所以就把生長這種樹的地方命名為巴西。現在,這種植物似乎已經絕跡了。

後來葡萄牙又派遣巴西貿易隊,順看巴西沿岸海口作小規模的移民,並且曾經和土人發生戰鬥。葡萄牙在發現巴西的最初二十年內,並沒有認真的對巴西采取過任何治理的方式;隨著探險家不斷地往這片廣大的森林前進,葡萄牙政府所擁有的領土也隨之擴大;但是,似乎沒有人真正了解這片土地的價值。發現這塊新領土重要性的是西班牙和法國,他們常來往於巴西沿海,而且雙方艦隊也經常發生衝突,彼此騷擾的事件也層出不窮,因此,巴西與葡萄牙之間往來的船隻也受到威脅。沿且,兩國都企圖染指巴西。其中以法國人占領伯南布哥的企圖最為積極;加上不時有海盜前來騷擾,葡萄牙才在一五二一年以後,對巴西慢慢地采取一種封建式的治理制度。

一五二六年,葡萄牙王秀安三世,正式派遣一支海運艦隊監護巴西沿岸,同時慢慢增加移民的人數。一五三○年,他決定著手經營美洲地區的殖民地,於是,在聖保羅設置殖民地政府,又從歐洲引入牲畜、穀類和水果等,還有大批農戶和傳教士也抵達巴西,分各個領主管理,但是,不久在各區域內發生了種種問題,領地逐漸變成了一個類似君主制的社會。一五三二年葡萄牙派總督治理巴西,同時葡萄牙人為尋找黃金和捕捉印第安人為奴隸,不斷擴張巴西領土,將它在巴西的勢力再向內地推進。一五三三年,葡萄牙王室才下定決心,著手整頓巴西新殖民地的規劃工作,決定巴西殖民地的統治方針,在巴西施行「世襲領地」制。根據「世襲領地」的規定,了減輕王室的負擔,將巴西為十五個稱為「船長轄區」(Captaincies),以世襲繼承的辦法和類似對地的形式,分贈給在巴西的葡萄牙各門、貴族,以領主的身份管理。當時最重要的兩大「船長轄區」,分別是位於南方,現在叫做聖保羅州的聖維生德(Săo Vicente),以及位於北方的帕南布科(Pernambuco),並因在這些地區引進蔗糖而繁榮,成為殖民地的經濟重心。然而這種「船長轄區」制度卻未能有效地滿足殖民地人民和葡萄牙人的需要。由於這些貴族的經濟狀況和反覆無常的個性,有些轄區根本就被廢棄不願。再加上各轄區之間缺乏協調,使得巴西沿岸地區,一直是法國海盜攻擊騷擾的目標。

一五四九年,喬安三世(King Joăo III)終於對「船長轄區」制度失去耐心,而在原有的規劃上再成立一個殖民地中央政府。並選擇位於東北部的薩爾瓦多(Salvador),也就是今天巴伊亞州首府作為巴西的第一個首都,並且一直維持了兩百一十四年。此外,他更是巴西設置正式的王室代理人,任命萄牙貴族多美‧蘇沙(Tomé de sousa)為殖民地首任總督,來管理這些殖民地問題。

從一五五○年到十六世紀末,巴西又來了一批成分複雜的移民,其中大多為貴族、投機者和一心想讓當地印第安人信奉耶穌的耶穌教士。當時位居領導地位的耶穌會教士,如聖保羅州的荷西‧安傑達(José de Anchieta)神父,曾極力主張應該保護印第安人,而非奴役他們,這種道德主張當殖民者的利益起了正面衝突。除了對印第安人傳教外,耶穌會教士也興辦學校和興建布道所,並讓印第安人在它的周圍形成許多部落,目的是為了保護他們免遭奴隸販子的追捕。正由於耶穌會教士的堅持和對防止印第安人遭到奴役所做的初步努力,殖民地才不得不轉向非洲尋求人力供應。很快地,來自非洲西岸的奴隸船便卸下了一批又一批的黑奴。

在後來的十六世紀,整個殖民地在葡萄牙統治下,順著大西洋沿岸結成一體。一五五五年,法國入侵,占領了相當於今天的里約熱內盧地方,打算在南美設立一個法屬殖民地的據點。然而由於法國人無法從歐洲吸引殖民者前來,所以終於在一五六五年被葡萄人逐出里約。兩年後,繼任的總督門多薩(Men de sa),阻止了法國人的侵入,並且在敵人侵犯的地區築起了城堡,稱為里約熱內盧市。

經過這次軍事行動後,葡萄牙人在巴西殖民地上的統治權直到一六三○年,才再度又面臨挑戰。當時,荷屬西印度公司派遣一個艦隊征服了北方的帕南布科,並占領東岸北段一帶,建立起荷蘭殖民地,同時在葉斯福地方設首府。葡萄牙人在一五八○年,與西班牙帝國締結聯盟,從此葡萄牙本國的主權落入西班牙手中,巴西也遭到相同的命運。為了抵抗法國、荷蘭的侵入,促使巴西居民更團結,這種聯盟一直持續到一六四○年,但也為巴西帶來了砲火的洗禮,使巴西頻頻遭受西班牙的攻伐,同時這對巴西國家的形成具有深遠的意義。荷蘭人在帕南布科建立了良好的殖民地,一直統治到一六五四年,才在一場暴動後趕離該地。這場暴動主要是由當地人民所策動,葡萄牙人僅從旁給予非常有限的協助。這個時期巴西疆域西至安德斯山東麓,北至亞馬遜河流域,南至拉布拉他河流域。

同一時期在巴西南部,也有以聖保羅為基地的海邊居民,紛紛組成稱為「先鋒旗隊」(bandeirantes)的探險隊向內地推進,旨在找尋印第安奴隸和黃金寶藏。陣容龐大的旗隊,由近三千名殖民地開拓者和印第安人混合組成,長途跋涉、勇往直前地向內陸挺進。他們在西、南及北方都留下了足跡,南迄烏拉圭和阿根廷,西抵祕魯和玻利維亞,西北達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先鋒旗隊」的探險行動,已經逾越了道爾代西亞條約(TordesiUas Treaty)所規定的邊異線。這系由西班牙和葡萄牙共同簽署的盟約,是用來劃分兩大王國在南美洲的所有權益,在這段國家形成的時期內,耶穌會教士開始移向亞馬遜流域地區,而東北部地區的大地主則向乾燥的內地推進,以加強他們的影響力和控制權。一七一四年,巴西設置總督領;一七五○年龐巴爾的統治開始,嘗試政治性及社會性的種種改革,而且這一時期與西班牙簽署的馬德里條約以及後來所簽的條約,不但都承認了「先鋒旗隊」所攻下的江山,而且還將這些區域正式歸入巴西殖民地的版圖。

十八世紀的巴西,以沿岸地區為主發展成一個顯著的農業社會。財富集中在少數地主、家族手中。這時印第安人的人口急遽下降,其原因不外是受奴役、疾病和公然的殺戮。但是黑奴的人口卻相反地有大量增加的趨勢。在巴西中央高原的群山鼎,先鋒旗隊終於發現了他們夢寐以求的黃金,隨著一股淘金熱潮,數以千計的先鋒部隊,來到巴西遼闊內地進行大規模開拓行動。新興城市也像雨後春筍般,出現在米那司區的重山峻領間。一七五○年時的黑金市(Ouro Preto)已擁有八萬人口。一七五八年,巴西廢止印第安奴隸制度,第二年,放逐耶穌會傳教士。到了十八世紀,巴西在米那司傑萊斯發現的黃金,已使它成為世界大的貴重金屬產地。然而所有的財產,卻都進入了葡萄牙王國的荷包,當地移民者開始發出不平之嗚,因為他們早已向巴西殖民地政府認同。黃金同時也帶來了其他的影嚮,殖民地的財富中心由位於東北都的蔗糖產區,忽然移到東南部地區,巴西首都也於一七六三年從薩爾瓦多遷往里約熱內盧。在這同時,殘餘的船長轄區也改由王室接管。巴西在長達三百年的殖民時期,從非洲賣進黑奴,發展咖啡、棉花和甘蔗種植業,建立了以農業為主的經濟。

到了十八世紀下半期,歐洲風起雲湧的解放觀念,也開始在殖民地人民的心中萌芽。再加上受到法國資產階級革命思想的影響,巴西人民也掀起爭取自由的鬥爭。一七八九年,以淘金盛地黑金市為中心,巴西開始展開獨立運動。明那斯傑拉斯州因反抗葡萄牙政府,起而叛變。但是在米那司區所發起的不信任運動,下場卻十分悽涼,所有帶頭反抗專政的領導人都被逮捕,其中綽號「拔牙者」(Tiradentes)的約亞金‧荷西‧西瓦‧沙維耳(Joaquim José da silva Xavier)更慘遭絞刑和分屍的酷刑。

一八○七年拿破侖征服葡萄牙,放逐葡萄牙王室。葡王喬安六世於一八○八年逃到巴西,有一萬五千人隨行;攝政王在巴西進行各種社會改革,建立行政、司法機構,創辦軍事、醫學和法學院校,推動了巴西社會和經濟的發展;使這塊殖民地成為宗主國葡萄牙帝國的政治中心,替殖民地時期的巴西帶來一大轉變。瑪麗亞皇后在巴西很得人心,葡萄牙王室就政府宣布終止巴西的殖民時期,改巴西為王國,並且在一八一五年將巴西列為葡萄牙、巴亞、阿爾加維聯合王國的一員,正式定里約熱內盧為國都。從此巴西不但身分改變,連帶地王室也立即下令,開放與他國的商業貿易,尤其是與葡萄牙並省對抗拿破崙的盟邦英國。

獨立後採聯邦體制

一八一五年,葡萄本土光復,巴西宣稱願意繼續接受葡萄牙的統治。在一八一六年,巴西獲得烏拉圭的領土。同年,瑪麗亞皇后逝世,喬安被推舉為巴西國王,稱為唐喬安六世。這時期,葡萄牙王室回到本土,有意再將巴西貶為屬地的地位,引起了巴西人民的不滿。一八一七年,伯南布哥州人民起義,成立共和國,三個月後失敗;然而不久後的一八二○年,巴西人民仍然堅決要求獨立,唐喬安六世既不願意脫離母國,也沒有辦法拒絕人民的要求,於是在一八二一年回到葡萄牙就任國王。並任命他的兒子唐彼得諾(Dom Pedro),為西巴攝政王,來統御巴西政府。然而葡萄牙議會卻拒絕承認巴西的新狀況,並試圖強使它回到殖民地時期。唐彼得諾順應人民要求,深知巴西人民絕不會接受開倒車的作法,便於一八二二年九月七日發表獨立宣言,宣布獨立脫離葡萄牙,成立巴西帝國,也是美洲第一個君主政體國家。一八二二年十二月一日唐彼得諾自立為主,叫做彼得諾一世(Pedro I)。

雖然不費吹灰之力地贏得獨立,但是年輕的巴西卻未踏上坦途。在最後的十八年間,內部始終爭戰不休,有的爭端幾乎要演變成公開的叛亂。然而巴西獨立後第一個讓人失望的,卻是彼得諾一世本身,他雖然以自由為名,成功地爭取到了獨立,但在保護自由方面意願卻不高,不但達順民意,採取自由開放政策,反而堅決保留君主政體下貴族的絕對權勢。當制究會議擬出一份自由主義文件,去削減他的權力,並引進議會規則的時候,彼得諾一世便將它解散,而自定合乎他個人需要的憲法。後來彼得諾一世又使巴西陷入一場魯莽而又不得人心的戰役中,當時巴西在最南邊的西斯布拉迪納(Cisplatina)與阿根廷軍隊交火,並為此付出極大的代價,不然戰敗,而且失去了西斯布拉迪納,也就是後來發展成烏拉圭國的那塊地方。一八二八年,與阿根廷的戰爭結束,烏拉圭獨立。

被阿根廷戰敗後,彼得諾一世又因戰費問題和國會發生磨擦,加上他的私生活也漸為人民所不滿,所以慢慢地失去國人的擁護,國內革命情勢一觸即發,並發現許多軍人對革命也非常熱衷,眼看大勢已去,才不得不在一八三一年四月宣布禪位給當時只有五歲的稚子唐彼得諾二世,從而結束了巴西第一王朝。

從一八三一年到一八四○年間,巴西便由一個三名攝政官組成的臨時攝政團輔佐幼帝執政,僅兒皇帝之名,行治理國家之實。這個制度,由於缺乏強人領導,所以並不能維持國家的平靜。區域性的叛變和騷擾,不斷威脅著君主政府的威信。這十年是巴西歷史上最動蕩不安的時期,東北部地區、亞馬遜河地區,米那司傑萊斯和南方窮人革命,史稱衣衫襤褸者(farrapos)的戰爭。在這場戰爭中,巴西喪失了今天的南大河州(Rio Grande do Sul)。

一八四○年,攝政領袖在無可奈何下,同意提前宣布太子成年,讓年紀只有十五歲的皇帝提前登基執政。在以後的四十八年間,唐彼得諾二世以他特殊的才能治理著巴西,不但為境內帶來安定和平,更創造了巴西歷史上執政最久、也最穩定的時期。生性隨和而開明的唐彼得諾並不像他父親那樣專橫獨裁,他那與生來的個人威望,用在經世治國方面也綽綽有餘。這種學者風範的君主統治,成功的遏止了區域性的對抗,不但抹平內亂,同時開始禁止買賣奴隸,廣築鐵路,發展文教事業,使人才輩出,並且曾多次出訪歐洲和美國,發展邦交。這位平易近人、盛名遠播的唐彼得諾;諾於使中央政府的統治一直延伸到全國各個角落。但是儘管唐彼得諾在整頓內部紛爭方面表現優異,他的外交政策,卻使巴西與南邊鄰國頻頻發生衝突,一八四九年,曾派軍鎮壓伯南布哥叛變。

由於巴西堅決維持區域平衡,唐彼得諾又執意干預烏拉圭、阿根廷和巴拉圭的政治發展,結果使巴西在一八五一至一八七○年之間,分別參與了三場戰爭,這也是巴西歷史上最後一次對鄰國正式宣戰。唐彼得諾在一八五一年遣軍入侵烏拉圭,並迅速贏得勝利,目的是為了確保巴西在布拉德流河和它支流樞紐地帶的自由航行權。以後,巴西與烏拉圭的聯軍,又入侵阿根廷,推翻了阿根廷獨裁統治者胡安‧曼奴埃.羅莎氏(Juan Manuel Rosas)。一八五二年底,烏拉圭和阿根廷境內都已先後成立了與巴西關係友好的政府,唐彼得諾第一次的軍事行動業已大功告成。

一八六四年,巴西再度入侵烏拉圭,不料引發一場和巴拉圭間的戰爭。與烏拉圭境內戰敗方聯手的是巴拉圭獨裁統治者法蘭西斯哥‧索拉諾‧羅培茲(Francisco Solano Lopez)。他不但向巴西,也向阿根廷展開攻擊。所謂三國同盟因而於一八六五年形成,強而有力的巴西、烏拉圭、阿根廷三個聯合對付巴拉圭,但在贏得多次勝利後,盟軍也連續受挫,意外地栽在無論是槍枝和人數上都瞠乎其後的巴拉圭軍手中。戰事並未迅速了結,反而一直拖至一八七○年,成為十九世紀南美洲最漫長、也是最血腥的一場戰爭。在巴西擔下大部份軍事重任的情況下,巴拉圭終於落敗且折損了半數的男性人口。巴西當然也損失慘重,但國內軍事領袖的地位卻因而提升與突顯。一八七一年,國內組成共和黨。

軍人勢力抬頭的結果,導致了唐彼得諾的沒落。一八八八年廢除奴隸制度。激起國內地主對皇帝的普遍不滿,由於他們本身無力推翻唐彼得諾,便轉向軍方勢力尋求支援。這兩股力量一經會後,唐彼得諾便孤掌難嗚,無可奈何。後來唐彼得諾二世因為與教會發生誤會,失去教友們的支持,加上他廢除奴隸不給補償的辦法,使貴族社會對他產生不滿。由於缺乏地主們的支持,一八八九年十一月十五日唐彼得諾在德奧多羅‧達‧丰塞卡將軍發動的一場軍事政變中,不幸被推翻,難逃流放國外的命運。在這種情形下,唐彼得諾二世不得已宣布退位,巴西改制共和,丰塞卡自任臨時政府首腦,實行軍人獨裁統治。

巴西帝國結束後,接踵登場的就是軍人勢力。軍人勢力在以後的巴西政治舞台上,一直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從一八八九年開始,直到今天,在巴西所發生的每一場重要政變中,從無例外的是、軍人永遠是處於核心位置。共和國成立後的頭兩個政府便都屬軍人執政,可惜那些軍人都不擅於經世治國,只會濫用公款並且揮霍無度。因此,等到還政於民,文人總統就位的時候,國庫早已枯竭,國家也負債累累。在一八九一年二月二十四日組成聯邦政府,改成聯邦共和國後,巴西廢除選舉資格中的財產限制,規定宗教自由,並且使政府和宗教分離。同年,新政府制定新黨法,巴西合眾國正式成立,任命當時領導政變的丰塞卡(Fanseca)將軍為共和國第一任總統,一切模仿美國的政治制度。同年十一月三日丰塞卡解散國會,引起人民的反對,十一月二十二日他宣布辭職。巴西的第二任文人總統愛奴埃‧費拉茲‧剛保氏‧沙耶斯(Manuel Frraz De campos Salles)向外國商借巨款,重新設法解決巴西的外債問題,意圖拯救瀕臨崩潰的巴西經濟。他和繼任者法蘭西斯哥‧保拉‧羅德利格斯‧阿維斯(Francisco de Paula Rodrigues Alves)都曾勵精圖治,希望巴西能夠經濟獨立。不幸的是,這兩位清明領袖所樹立的良好榜樣卻後繼無人,到了二十世紀初葉,巴西又和各鄰國修好,疆界問題得到解決,因此使得巴西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能夠維特好幾年的和平及繁榮局面,里約勢內盧也由此成為世界的著名城市之一。

巴西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層然向德國宣戰,卻並未積極參與戰事,戰後的巴西再度為經濟難題所困,揮霍無度的政府已經掏空了國庫,官員受賄的風聞也導致了社會群眾的不安,幸好在各黨派的通力合作下,總算有驚無險地度過了難關。一九二二年,國內出現了企圖以軍事行動推翻政府的情事。一九二四年,聖保羅地帶發生革命,後來雖然被政府軍所平息,但整個國家卻付出了相當的代價,聖保羅市就曾飽受到政府軍砲火的轟擊。當時不滿份子的軍隊是由一群綽號「中尉」(ténentes)的尉級軍官所率領,這些軍官與出身城市的中產隊級緊密合作,共同爭取政治領導權,並一致反對聖保羅和米那司區的那些有權有勢的富有地主。這時以義大利人為主人數可觀的歐洲移民湧力境內,多定居在聖保羅州,為當地肥沃的農業和新興的工業,提供了嶄新、廉價的人力資源,咖啡也取代蔗糖,成為巴西主要的經濟作物,全國最大咖啡國所在地的聖保羅州,經濟地位扶搖直上,躍居全國之首。

一九三○年舉行的總統大選,將巴西的政治危機帶上了頂點。雖然都市群眾都決擁護擔任大河州州長的反對黨侯選人哲都利奧‧瓦爾加士(Getulio Vargas),但選舉結果,當選的卻是代表執政黨的聖保羅州州長尤里奧‧布來斯代士(Julio Prestes)。由於反對黨拒絕接受這種選舉結果,再加上標榜革新的軍官和那些曾參加一九二○年代中運動的人和他們支持者的聲援,所以在米那司傑萊斯州、南大河州及東北部地區,都先後爆發了革命,在很短的兩個星期內,革命軍便控制了全國,並且逼退總統,推舉瓦爾加士出任共和國臨時總統。出身城市中下階層的瓦爾加士上台,象徵著從前以鄉村為主的政治體系已完全崩潰,聖保羅的咖啡貴族,其他各州和地區的富密地主,舊共和國的政客掮商,以及由少數精英所把持暗盤政治,也都突然失勢。巴西的政治活動焦點,已經移到一般百姓,也就是政急速成長的大都市中那些汲汲眾生的身上。但是,這次戲劇性的大變動並未給巴西帶來更多的民主,瓦爾加士推動人民主義(Populism)和國有主義為特點的政策,成功地鞏固了他在巴西勢力中心的地位,享受了二十五年的政治生命。他的基本策略是先拉攏都市群眾的心,然後再將權力集中在他個人手中。他善加利用國內工業突發猛進的良機,將勞工法的制度運用成他的主要武器,通過的新黨法條文中,包括有關最新工資、全套社會安全福利制度,不停薪休假、產假、和醫療補助等對勞工有利的規定。他雖然賦與勞工組織工會的權利,但卻吏工會技巧地從屬於聯邦政府下,使他很快便成為自彼得諾二世以來,最受歡迎的巴西領袖。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變換
動作
導覽
工具箱